当前位置:首页 >> 家装知识

异世之儒道圣院第一百三十一章丞相壹节能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来源:家装知识 点击:0

异世之儒道圣院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丞相(壹)

在铜像揭幕后

自此天下无无处不可去,夫子已经有了自保之力,纵然是乾龙王家,我现在亦丝毫不惧。

夏弦从幻境中脱离,两眼逐渐清明,从圣人威压中解脱出来。

他活动手脚,检查身体,身体中的暗伤一一补足,周韩庚打出的伤势恍若从没出现过,状态竟是前所未有的好。两手一捏,轻松在眼前桌面上捏出三寸指印,此力道,夏弦咋舌,要捏在人身上,谁能活命?

看来,这几天别的都不用干了,一心练习掌控暴涨的力量。

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,天色灰暗,傍晚的阳光散去,黑夜来袭,夏弦伸个懒腰,去了去了,回家去罢:“天色昏暗,看来今日是等不及那杂役回来。”。

他不想多等,心情愉快的往门口走去,走了三四步,恰遇上门被从外推开。他脚步停下,舒展眉头,看到那位司封司扫地数十年的杂役归来,手里举着几张白纸,还没靠近就叫道:“来了来了……。”

什么来了,却是没有说清楚。

其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夏弦身前,兴奋道:“下来了……呼呼……,吏部司应了……。”

夏弦接过白纸,上方盖着大红色的官印,零零碎碎,共有七八个,不由有些不敢置信,全票通过,这应的也太容易了吧?他翻来覆去看,问道:“吏部司说了什么?”。

“大人,小的只在外面等待,哪有资格进去,至于他们说了什么,小人不知晓。”

夏弦愈发疑惑,在他想象中,此调令非得引起大波澜,否则,官场上的规矩还要不要了?就算要应,少说也得有三五天时间。他不漏声色,只将手中调令收起,道:“此物不需你跑,我自去一趟即可。”。

调令本该发到本人手中,夏弦所推举的人全是自己学生,倒是免去不少麻烦,自去即可。

他捏着调令,慢慢出宫,末了想起什么,转头道:“古涛兄,切记,明日上班莫要迟了。”

上班?倒是将杂役弄愣住,那是什么意思?结合前后句,他也能猜出下夏弦说的意思,嘿嘿笑了几声,挠头,他便是古涛,半生求官,终于踏足官道,十年心愿,一朝满足,只是笑,连嘴巴也合不拢,不住点头。

“要知道,你只是暂为官员,来年功考司考核,若是不合格,我一样帮不得你。”

说完此句,夏弦头也不回的离开。他嘴上说的轻松,自己何尝不是在功考司的监视下。天下官员,说起功考司就没有不害怕的,此部门掌管大权,按一定标准考核官吏的政绩。不合格者便会被罢免,每一年南国都可以空出不少官位,让新人补上。

受他一言提醒,古涛神色复杂,愣愣站在院子里。而今自己是夏秀士手下的官员,司封司他目前最大,不知道何时才会有上峰任命。上官一天不来,自己就一天是夏弦手下,那就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夏弦若被罢黜,自己好容易得到的官身一样会被收走。

古涛喃喃自语:“就算是花白了发,思黑了脸,我总要尽力保住你的官身……。”

灯火幽幽,宫里的下人点灯了。

路两旁有灯座,外罩轻纱,下人一个个的点着,灯火逐渐明亮起来。吏部司,很重要呢!政务繁多,熬夜也不奇怪,因此天子下令,“六部之内,重要部门可以点灯通明,莫要让官员摔坏身子。”。

其实能在六部任职的,至少也是秀才,哪能天黑就摔身子。乃是六部太重要,存放的文件无数,事关国运的也不少,要是被偷走几份,国家有大危矣!故此才特许了点灯,尽力照的通明。

夏弦借着昏暗的灯光出宫,沾了其他部门的光,司封司可没资格点如此通明的灯火,他信步走在道上,未几就到了城门。

回首望去,整个内宫就像是黑夜中盘伏的怪兽,其间灯火点点,还有人来回走动,纵是夜里,宫门依旧人来人往。士兵每一个人都仔细的查看,然后放行。

来往之人无不行色匆匆,忙碌的像是脚底穿了带火箭助推器的滑轮鞋,脚步怎么也慢不下来。黑夜之中,这座内宫吞噬了多少读书人的性命?吞噬了多少读书人的心血和思想?自己现在也是其中一员,是否也会在一个官位上被限制终身?永远不能寸进,不能成为大夫,大学士,大儒,甚至……圣人。

“圣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”夏弦感叹一句,接过士兵盘查后的官印。

官印皆是礼器,不说制作成本太高,单说其蕴藏的独一无二神秘力量就做不得假。要是有刺客想混进去,官印盘查就是一大难关。

夏弦将官印上下丢两下,“嘿嘿”笑几声,这方官印司封司独有,被历代封地人民祭拜,要不是南都的礼官在其上做了手脚,早已生出灵智。即便那样,这方印也是夏弦手里目前最强的宝物之一,比之青莲笔毫不逊色。

他收好官印,打算离开,一辆马车“嗒嗒”迎来,车夫是陈舟。陈舟那丑脸,在昏暗的光线下,更显吓人,他挥着手臂,示意自己在这。

宫门口有数辆马车,车夫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,聊着风月,聊着哪家的大人更强,聊着一些自家大人不合适说的意见,那些意见会被车夫记住,转呈自家大人,然后下一次在这,车夫又会带来自家大人意见……,官场上的联盟,就在车夫闲散聊天中,有意无意的达成。

陈大少爷自来就闷闷缩在一角,别人问他:“你家大人是谁?”,他也不回答。

实在是他所对个人往往是有益无害的: 如果你20岁了驾马车富丽堂皇,倒不是别家的马车比不上,而是有钱将自己马车装点的这般华丽者,非得六品以上官员才有那俸禄财力。

拿现在来对比,就是只有六品官员,才有钱买得起大奔。六品以下,就是**丝,开个啥小长安的。

陈大少驾着大奔,愣头愣脑,别人问他一个屁也没给出来,张张嘴,无比后悔自个花大价钱把车弄的如此华丽,一匹白马浑身无一根杂毛,车厢外层镶了金玉,其之豪华,比起六品大员毫不逊色。此等好车,无怪乎别人青眼有加,认为他是哪位新晋大员的家丁。

周围的家丁不止有大人物家中的,也有六品以下官员马车。大人给力的家丁最多贴上来问几句,见到对方不答,也就罢了――莫非你家大人官大,俺家就不行了吗?何必热脸贴冷屁股。

剩下的小门小户出身就不同了,整个围着陈大少。巴结上一位大员,于自家主人官道极有好处,兴许就一纸任命,做了那紧要位置。

陈舟却开不了口,他年轻,口舌不好,又好面子,莫非和别人说:“我家老师任职司封主事……”。

小小八品,这不丢份?

如今看到自家老师来了,笨嘴笨手的驱车向前,暗暗想:“下次让刘英那家伙来……我却是不肯来了。”。

夏弦远远看到自家学生,脸上笑容更甚几分,拔脚上前,也不看周围人,上了马车就要离去。

周围发出叹气声,没想如此好车,接的却是一个六品不到的官员,莫不是哪家大户的子弟?当年魏天辰只有九品,接车就是这般豪华,某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丁有过冷嘲热讽,君不想,魏天辰现在身着紫袍,嘲讽过的家丁无一不心惊胆战,生怕秋后算账。

“那大人是谁?”

“不知道……可惜如此好车,好马……。”

南国水道众多,草原少,良马非南国所擅。如此雪白的高头大马,应该是出自对面大乾,自家大人也买不起……。

有人细细思索,忽然想起白日里夏文绝独斗乾人,得了宝物上奉南国,不由疑惑不定道:“这人有几分眼熟,莫不是夏文绝?”。

他们多数时间是守在此地,等待自家主人回家,白日里夏文绝闹的沸沸扬扬,他们也没时间去看,只驾车时候远远看上几眼。现在想来,夏文绝身形,和刚才那位绿袍有些相像。

更有越发肯定者道:“就是夏文绝,我日里看到过。”

瞬间现场分为两个极端,大门大户的家丁抱团冷眼。姓夏的乃是狂生,又无后台,这个官位也是捐来的,最让人瞧不起,他做司封主事,将来也许就钉死在此位置上,不能进一步。此等人,结交何益?说不好还要被自家大人训斥。

另一拨人没想那么多,只是想,“夏秀士秀才为官,南国千百年未有,前途远大,将来说不好就进六部,任职要务……”。不由热切的上前,想要好好结交,又想不出以什么理由说话。

正当他们围着马车时候,远远来了匹马,马上坐着一位管家似的人物,冷眼旁观者再坐不住,几次想上前,却有畏惧之极。

马上人,乃谢管家。

“谢管家,他怎么来了?”

宰相门前六品官,白身的谢管家说话,比一般的七品大员更有用。

谢管家也不看那群人,对着夏弦的马车拱手:“夏秀士……。”

...

临沂白癜风权威医院
鹤岗治疗白癜风多少钱
黑河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

上一篇:倘在早几年节能

下一篇:写真曝光引起无数人的称赞节能

相关阅读